首页|山东|国内|社会|教育|旅游|房产|娱乐|企讯|女性|财经|科技|健康|家居

 首页 > 新闻频道 > 行业 > 正文
 

云南白酒陷低价漩涡 褚酒吹响高端集结号?

2019-03-19 13:42:10  |  来源:  |  作者:  字号: T   T
 

  本报记者 文静 成都报道

  导读

  云南白酒生产企业综合税负在32%-36%,但小作坊不仅无税,还拉低了云南白酒的整体价格。

  云南出好烟,还能不能出好酒?

  周边省份聚全省之力发展白酒产业之时,云南省政府引导下的企业代表团却在近年来的全国糖酒会上屡屡缺席。

  3月16日,在全国糖酒会举行第100届之际,身份证显示是“云南”出身的褚酒开始搅动传统酒业江湖。

  “588元的酒是我们最好卖的。”生产褚酒的云南褚酒庄园酒业有限公司(下称褚酒庄园)副总肖生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他指的这款中高端价位体系的酒是一瓶纯粮食酒,小曲固态白酒。

  同样是小曲酿造的白酒,云南市面上大部分在百元以下,当地人称为“坝坝酒”。“云南白酒售价全国最低,云南市场就是一个价格市场。”云南省酒类行业协会会长马黔飞一语中的。

  “人生总有起落,精神终可传承。”酒盒上印着褚时健强烈精神符号的褚酒能不能借势一飞冲天,打破云南出不了高端白酒的魔咒,业内人士纷纷表示,尚需诸多因素和时间。

  “要成为名酒有三个前提:规模非常大,档次高,渠道广。同时具备了这三项,还不见得是名酒。”3月17日,盛初集团董事长王朝成在微酒全国第一届中国新名酒发展趋势高峰论坛上表示,名酒还讲究“血统”,即出身。

  到目前为止,云南白酒生产企业尚无一家具备这三个前提。

  低价竞争环境

  要说有一定知名度的酒,云南当属云南玉林泉酒业有限公司(下称玉林泉酒业)。

  早在2005年,玉溪市峨山县的玉林泉酒业就被在全国各地“收酒”的泰国最大的酒企TCC集团看中。在其他国家级名优白酒的生产不得被外资控股的产业政策下,区域名酒玉林泉依靠政府支持,成为外资企业并购的第一家中国白酒企业。2006年,玉林泉酒业获国家商务部“中国名酒”云南省唯一推荐品牌。

  然而,收购后业绩起伏不定。先是泰方派驻外方人员负责经营,经多轮人事变动后,玉林泉酒业的业绩从2008年的销售收入五六千万元发展到2012年最高峰时的2亿元,并成功并入TCC集团海外的上市公司;但在2017年,玉林泉酒业的销售收入却断崖式下滑至仅2000多万元。

  “原有产品已经死掉,要重新开发产品,重塑价格体系。”3月17日,回到玉林泉酒业担任市场总监的罗华松在电话里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最让罗华松感到头疼的是当地产小曲清香型白酒的价格战。2009年,玉林泉酒业上市了600毫升装的53度大经典,成为主打产品。但在杀价中,原来的大经典不得不买一赠一,“搞坏价格了。”他说。

  早在TCC集团入主玉林泉酒业前,其出厂价仅20元/瓶。云南清香型白酒价格低廉,由来已久。“正规企业的生存太艰难。云南的散酒大量在市场流通,到后来拼的都是谁的酒卖得最低。”罗华松很无奈。

  “正规军的背后是云南大量无证的白酒小作坊,支口锅就可以烤酒。”3月17日,马黔飞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云南白酒持证企业已被无证的上千家白酒小作坊“包围和骚扰”。

  据介绍,云南有生产经营许可证的酒企400多家,而仅官方统计无证小作坊多达5000多家。“云南白酒销量大的是小作坊的散酒。”他说,低价酒很大程度上损害了云南酒的形象,有证企业为对抗小作坊打价格战,最终的结果是品质下降。

  马黔飞给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算了一笔账:云南有证的白酒生产企业综合税负在32%-36%,包括20%的消费税、1元的从量税和17%的增值税和附加税,但不交税的小作坊不仅靠低价能生存,还拉低了云南白酒的整体价格。同样,有证企业在污水排放量和废弃物处理达标等环保投入、规范生产环境等方面需要增加投入。他指出,云南人均收入处于全国偏低水平,更是助长了无证酒的生存空间。

  “企业做品牌要是没有好的经营和生态环境,是做不好的。”马黔飞呼吁,对云南白酒企业来说,这轮企业减负,最重要的是通过政府塑造法制化和公平的环境。

  3月18日,云南省市场监督管理局生产监管处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解释,关于小作坊摊贩的经营和管理,云南省政府于2016年颁发了205号令《云南省食品生产加工小作坊和食品摊贩管理办法》,其依据是国家《食品安全法》。

  《食品安全法》第36条规定,食品生产加工小作坊和食品摊贩等从事食品生产经营活动,应当符合本法规定的与其生产经营规模、条件相适应的食品安全要求,保证所生产经营的食品卫生、无毒、无害,食品安全监督管理部门应当对其加强监督管理。

  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阅205号令后发现,其明确规定,“州、市人民政府食品监督管理部门可以会同卫生行政及有关部门,结合本地实际,增补禁止食品小作坊生产加工的食品目录,经同级人民政府批准后向社会公布。”

  无疑,这一条对小作坊企业生产白酒大开绿灯。

  云南酒的未来

  在艰难的市场生存环境中,依然有黑马出现。

  3月16日,在新食品正道学院的毕业典礼上,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首次看到那款售价在588元的褚酒。肖生华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褚酒全部采用纯粮酿造,坚持走与众不同之路:不是小曲清香型标准的白酒,而是小曲固态法白酒,采用100多种中草药制曲……

  对此,马黔飞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作为深受褚时健理念影响的褚酒,在成本上高于普通的云南白酒。别的酒厂30天发酵期,这个酒60天,甚至发酵100天;酒精度55度以下的酒就可以入库,它的酒要60度才可以入库,这样下来出酒率更低。

  “云南白酒要走高档化,坚实的基础是品质。”这一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采访多家云南白酒企业中,得到公认。除了玉林泉和褚酒,墨江地道酒业、云南品斛堂酒业有限公司、云南醉明月酒业有限公司等都在不求产量,追求品质。在上游采购上,云南酒企甚至走出国门寻找更好的原料。玉林泉的高粱从河北、缅甸引入。褚酒近期也将有关高粱种植基地的升级合作对外公布。

  正是为了进一步提升品质,玉林泉酒业想到了和褚酒联手合作。在采访中,肖生华也表达了合作意愿。但光靠品质的坚守还远远不够。

  马黔飞说,作为有外资性质的云南白酒企业,要处理好外方经营思想和中方管理的关系,外国好的管理思路要和中国实际相结合;作为品质较好的云南白酒企业,要拓展渠道,提高知名度。云南人喝白酒也要有本土的消费自信。

  “随着00后、90后消费群体的崛起,小曲清香型白酒更受年轻人喜欢。从国际烈酒发展变化来看,淡雅化的口感也是流行趋势。”马黔飞表示,国际市场的拓展,是包括云南小曲白酒在内的清香白酒的一条新路径。

  但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早在2008年,参与了小曲清香型白酒国家标准制定的玉林泉酒业曾加入全国清香型白酒企业合作组织。但截至目前,就连西南地区包括重庆的江津白酒、江小白等清香型白酒生产企业,也未和云南酒企有更多技术、市场上的联手交流和拓展。

我来说说(  编辑:ingsd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海阳市“海阳绿茶”地理商标正式启用
下一篇:保险渐成假期出游标配
 
 
 
图片新闻
 
 
栏目最新
推荐资讯
潍坊羊口镇:深入开展隐患整改复查 坚决筑牢安全生产防线
潍坊羊口镇:深入开展
5G双城“对决”
5G双城“对决”
“泉城夜宴·明湖秀”4月26日晚将再加演一场
“泉城夜宴·明湖秀”
日照海洋科普馆4月26日正式开馆
日照海洋科普馆4月26日
 
栏目热门
 
 
 
版权声明   |   网站简介   |   网站导航   |   频道招商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
d88尊龙 ingsd.com    网站备案:鲁ICP备14023292